会员快讯 当前位置:首页 > 会员快讯
环保已成企业飞跃的催化剂 专家建议应基于全生命周期控制污染

  “环保是企业实现飞跃的催化剂,也是降低经营风险最主要的抓手。”在日前举行的2017钢铁煤化工可持续发展国际论坛上,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副研究员林晓指出。

 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、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兼党委书记李新创也表示,“无论社会怎么进步,钢铁材料仍将是最重要、应用最广泛的结构材料、功能材料。钢铁业的可持续发展,绕不开环保这个槛。目前即使技术水平比较高的企业,污染控制成本也达到吨钢150元~200元,占生产总成本的6%~8%。”

  专家强调,钢铁企业可持续发展,综合成本最小化和满足最新环保排放标准要求两者缺一不可,而这需要基于全生命周期进行污染控制,同时也离不开技术创新。

  “九化协同”推动行业升级

  能源总量、能耗单量、排污许可证制度等可作为绿色低碳发展的抓手

  最近几年,钢铁成为热门话题,产能过剩、污染严重、价格波动等总能引起关注,大家都在问:钢铁到底怎么了?

  “钢铁和经济密不可分,经济快速发展给中国钢铁行业带来巨大发展红利,技术进步推动了钢铁行业的腾飞。”李新创认为,随着经济发展速度放缓,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,钢铁行业不可能再快速增长,将进入高位徘徊阶段。

  钢铁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而且,我国一些城市“因钢而生”,钢铁产业与城市已经成为高度融合的整体。未来,钢铁的出路在哪里?李新创的答案是“九化协同”。“我们要重塑钢铁的价值链,通过绿色化、有序化,使行业有序发展;通过品质化、标准化、差异化、服务化、多元化、智能化,不断提升行业竞争力。同时,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国际化,积极走出去。”

  应该说,一家企业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,不仅取决于是否赢利,也取决于企业与周边环境的关系是否和谐。“现在,钢铁行业受到很大压力,环保已经成为制约钢铁行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。”曹宏斌透露了这样一组数据:目前即使技术水平比较高的企业,吨钢水耗也达到3吨,吨钢能耗约580千克标准煤,污染控制成本达到吨钢150元~200元,占生产总成本的6%~8%。

  李新创说:“钢铁企业面临能源总量和能耗单量的压力,排污许可证制度的实施也要求改变过去的环保管理体制,这都是企业推行绿色低碳发展的重要抓手。”

    将环保和生产全过程结合

    环保不仅是环保的事,借此推进整个生产流程的改进和系统优化

  经过多年环保改造和污染治理,钢铁行业的一些常规污染物如COD、SO2等已经得到了较好的控制,现在留下的都是难降解、浓度比较低、毒性比较强的污染物,治理成本更高。“支撑钢铁企业可持续发展,综合成本最小化和满足最新环保排放标准要求两者缺一不可,钢铁水污染低成本系统控制需要基于全生命周期进行污染控制。”曹宏斌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提倡,环保不达标就在末端加个设备。因为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,这样企业的治理流程就会越来越长。”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副研究员林晓告诉记者,将环保和生产全过程更好地结合,这样折算下来,可能生产成本增加1块钱,环保成本减少两块钱,综合算起来还是合算的。“所以,环保不仅是环保的事,需要推进整个生产流程的改进和系统优化。”

    林晓说,类似的实践在有色行业已经取得了明显效果。对于材料加工企业来说,所有的原料都是花钱买来的,而污染物是从原料中产生的,企业要花钱买原料,还要花钱处理污染物,相当于花了两份钱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把没有利用的原料和副产物实现资源化,只要回收成本低于物料价值和环保成本,企业就能产生效益。如果能够通过全流程优化,在前端实现排污减量化,后端实现污染物资源化,就能解决单纯依靠末端无害化处理的尴尬。”林晓说。

    除了工艺技术改进,曹宏斌提醒,企业也要重视管理水平的提高,因为管理水平的高低,会直接影响治理效果。同样的设备在不同企业的运行效果千差万别,管理水平是重要影响因素,尤其是厌氧生化等环节都需要精细化管理。

    市场对高端技术需求增加

    环保是企业实现飞跃的催化剂,高端产能缺失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研成果转化

  压力之下,钢铁行业的淘汰落后和环保治理取得了不小的进步。据李新创介绍,钢铁行业在“十二五”期间淘汰了9000万吨落后产能,“十三五”期间要化解1.4亿吨左右的落后产能。“我们认为环保是有效的,环保是企业实现飞跃的催化剂,也是降低经营风险最主要的抓手。企业要改变理念,不能把环保当成要你做的,现在要变成我要做的,要相信环保能创造价值。”

    林晓说,近一段时间以来,不少环保欠账多的钢铁企业被关停,留下来的企业因为钢铁价格提高,效益反而得到改善,这是对企业的一个激励。“环保成本应该纳入企业生产成本,之前有些企业不关注环保或者偷排漏排,现在,在统一的环保要求下,大家比拼的就是谁的技术好,谁的管理好,谁达标排放的成本低,这才是正确的、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正是因为企业重视环保,对技术研发提出的需求才更有针对性,有助于问题的解决。“只有了解企业的人,才知道企业需求是什么。”林晓认为,需要加强企业和科研机构的交流沟通,这样才能帮助科研机构找到研发方向,帮企业找到可以借助的外力,减少无效研究。

    近年来,我国的科研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但很多科研成果都停留在论文上,转化应用不够。林晓分析称,在国内,科研机构一般将研究成果做成工艺包,输出给设计院设计成蓝图,再交给工程公司施工建设。但是,因为设计院和工程公司已经企业化运作,他们更愿意通过简单复制,实施技术含量低、效益产值高的项目。“国内习惯用1/3的价格购买60%的功能,不愿意用两倍的价格购买150%的功能。这实际上使得高端产能缺失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研成果转化。”

    不过,林晓对于前景还是乐观的。他认为,随着环保标准加严和产业结构调整要求,市场对高端技术的需求会增加。当然,这离不开企业和科研院所的紧密结合沟通,企业要多跑科研机构,科研机构人员也要对了解企业需求。“只有大家在每一个环节都多走一点,这个链条才能扣得更紧。”

活动通知
快速导航
专题专栏

版权所有 中国环境报理事会 电子邮件: hjblsh@sina.com 电话:010-67118345 

Copyright ©2017 chinaenc.cn All rights reserved